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口水战网络战交织,伊朗6月原油出口锐减

第一财经 2019-06-26 21:01:36

美国放弃用武力攻击伊朗目标的同时,转而使用网络战起到类似效果,美国进一步的制裁对伊朗经济造成更大的压力。

不打“热战”,美国和伊朗打起了“口水战”和“网络战”。

在宣布对伊朗实施新一轮制裁之后,特朗普25日在推特上再次抨击伊朗,称伊朗对于美国的任何袭击都会遭到“巨大而且压倒性的武力”。

与此同时,美国放弃用武力攻击伊朗目标的同时,转而使用网络攻击使得伊朗重要设施失灵,间接起到武力攻击的效果。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表示,采用“网络战”有削弱伊朗反制能力的技术考虑,也有影响伊朗社会稳定的考量。

特朗普宣布将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其他高级官员作为制裁目标

“口水战”与“网络战”并行

特朗普虽在21日临时叫停了针对伊朗的军事打击,但是美伊两国的对峙依然十分紧张。

特朗普24日宣布将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其他高级官员作为制裁目标,加大对伊朗的施压。伊朗总统鲁哈尼对此表示,新制裁“无法容忍和愚蠢”,并称白宫正在遭到“精神疾病”的困扰。

这一表述无疑激怒了特朗普,他称如此的回应是“非常无知和侮辱性的表述”。他在推特上写道,“伊朗领导人从不理解‘和蔼’或者‘同情’这两个词,可悲的是,他们能理解的是武力,美国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仅在过去两年就投入了1.5万亿美元”。

曾任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主任的史密斯(John Smith)称,美国此前的制裁从未针对过伊朗国家元首,现在的举动表明特朗普在此事中掺杂了越来越多的个人因素。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邹志强表示,此次新增的制裁主要是针对伊朗近期行为的报复性制裁,“美国想打又怕失去控制,就再增加制裁。但实际上制裁手段、空间很有限了,此次针对最高领袖的制裁更具象征意义,展现美国的强硬姿态,不过实际作用很有限。”

与追加制裁同行的是,美国还对伊朗发动了网络战,且计划数周之久。

在美国国防部发动了对伊朗的网络攻击后,有报道表示伊朗的火箭发射系统因此失灵。五角大楼发言人没有否认网络攻击行为,只是在一份声明中讳莫如深地说:“出于政策和行动安全考虑,我们不讨论网络空间行动、情报或计划。”

对此,伊朗信息和通信技术部长贾赫鲁米(Mohammad Javad Azari Jahromi)在24日回应,美国对于伊朗的网络战从来没有取得成功。贾赫鲁米表示: “他们很努力,但是没有成功地完成攻击。”

他还表示,长期以来,伊朗的网络安全面临严峻形势,仅在2018年,伊朗的国家级网络防火墙就拦截了约3300万次网络攻击。

贾赫鲁米称攻击伊朗的网络系统是一种“网络恐怖主义”行径,他还以震网病毒(Stuxnet)做了例子。此种病毒在2010年攻击伊朗铀浓缩机构后为人所知,据信是由美国和以色列联合设计的。

这种病毒采取了多种先进技术,具有极强的隐身和破坏力。只要电脑被病毒感染的U盘插入,这种病毒就会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取得一些工业用电脑系统的控制权。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表示,伊朗的网络防御系统非常强大,并且伊朗可以在国际法庭上对于美国网络攻击的行径进行诉讼。

邹志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网络战除了与新增制裁起到相同作用以外,还有削弱伊朗反制能力的技术考虑,也有影响伊朗社会稳定的考量。

对于美国的网络攻击,伊朗也具有相当的回击能力。2012年至2013年,伊朗黑客成功入侵并且严重扰乱了许多美国银行网站,其中包括美国银行、花旗集团、富国银行等知名银行。

原油出口锐减

美国在结束对伊朗原油购买豁免后,其影响正在逐渐显现,但也证明美国将伊朗原油出口降至零的目标并不可能。

在美国2018年11月重新对伊朗实施原油制裁后,伊朗的原油出口数据变得难以评估。伊朗停止向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报告其产量数据,也很难判断伊朗油轮的最终目的地和客户。

据业内人士根据油轮运行数据估算,伊朗在6月份原油出口量已经下降至每日30万桶以下。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表示,“原油出口水平非常之低”。路孚特(Refinitiv)的Eikon数据显示,伊朗原油出口量在24万桶/日左右。

多年以来,当一国原油缺乏官方数据时,油气行业内部一直使用油轮跟踪系统来计算该国原油的实际出口量。

但即使在卫星技术的协助下,通过油轮来计算原油出口量很多时候并不准确。比如,装载有伊朗原油的油轮有时会关闭它们的自动识别系统(AIS)信号,到了航程的后期才开启,这使得通过跟踪系统来推测出口量变得更加困难。

行业消息显示,伊朗在5月份每日出口大约40万~50万桶原油,而在2018年4月,也就是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前的一个月,每日的出口量超过了250万桶。

伊朗在6月的前24天内向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土耳其、新加坡和叙利亚出口了570万桶原油,尽管这些可能不是原油的最终目的地。

此前,伊朗石油部副部长扎马尼尼亚(Amir Hossein Zamaninia)回应称,伊朗已动用所有资源在“灰色市场”出售石油,绕开伊朗政府认为不合法的美国对伊制裁。

邹志强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解释,伊朗所说的“灰色地带”,大致有通过私人公司、关闭油轮追踪系统和陆路出口等办法。不过,他认为:“伊朗当前所采取的这些手段都是迫不得已,原油的出口量还会继续下降。”

另一家跟踪原油流量的公司Kpler表示,“美国的限制对伊朗向全球市场出售原油的能力,产生了明显的影响”。

缺乏伊朗原油的具体出口数据,对于判断市场准确的供需关系造成了影响,这对其他OPEC成员来说是个颇为头痛的问题。OPEC+目前定于7月1日至2日在维也纳举行产油国会议,本次会议将决定是否将减产措施延长到今年年底。

责编:戚德志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