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加速,各方博弈全球贸易格局

第一财经 2019-04-15 22:52:51

“中日韩谈判已进入快车道,谈判频次肯定要增加,十多个具体议题工作组会议也要同步推进。”一位谈判核心人士称。

在中日高层之间互动越来越频繁之时,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也正在加速。

4月14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共同主持第五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知情人士称,此次日本派出了六名部级官员赴中国。

“中日韩谈判已进入快车道,谈判频次肯定要增加,十多个具体议题工作组会议也要同步推进。”一位接近谈判核心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

4月15日,商务部部长钟山会见日本经产大臣世耕弘成。在会见现场,第一财经记者发现,中方负责中日韩谈判的司局级人士也在列。

“从近期谈判情况来看,中日韩三方的经济气氛不错,中日之间已经回暖。目前最大的障碍在日韩之间,涉及一些历史问题。” 一位接近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这并非谈判的根本阻力。与中国有一个稳定的自贸协定,符合三方的利益。

“随着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去年访华,主要的经济合作障碍已经扫除。目前中国出台了外商投资法,日方也在重新评估中国市场的价值。”他说。

中日回暖,中日韩谈判加速

2019年,专事日本清酒贸易的三山格林株式会社开始加大对中国市场的布局。其社长史习上发现,日本清酒对华出口,过去几年每年获得40%左右的业务增长,预计2019年将获得80%的增长。

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中国政府降低进口相关税负之后,公司成本比以前节省了2.9%。“也就是说,以前是八十几元的成本,现在是七十几元,降税幅度大概是3%。”

这只是中日经贸回暖的一个缩影。

近期,中日高层互访开始愈发频繁,中日韩谈判也开始实质性提速。

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崔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日本高级官员近期频繁访华,一方面可能是为日本大阪即将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造势,运用主场优势,在国际经贸规则方面有更积极的作为;另一方面是因为美日谈判在即,日本也希望加强与中方的沟通。

在上述14日的会议上,中日两国外交和经济部门围绕宏观经济政策、双边经济合作与交流、对话项下重要合作、区域经济一体化和全球经济治理等议题全面深入交换意见,达成一系列共识。

王毅表示,在两国领导人和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下,中日关系重回正轨并取得新发展。去年4月,双方时隔8年重启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有效促进了政策沟通和务实合作。

河野太郎表示,去年日中关系重回正轨后,双方各领域合作得到拓展和深化,两国关系基调从竞争转向协调。日中都是世界重要经济体,加强沟通合作不仅符合双方利益,对地区稳定繁荣和世界经济增长也具有重要意义。经济合作一直是日中关系的基础和动力。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国际形势,双方应进一步深化经济合作,共同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以日本举办G20大阪峰会为契机,就完善全球经济治理加强沟通协调。

中日韩自贸区第十五轮谈判首席谈判代表会议12日在日本举行,三方就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规则等重要议题深入交换意见,取得积极进展。本轮谈判是三方达成全面提速谈判共识后的首轮谈判。三方举行了首席谈判代表会议、司局级磋商和13个具体议题的分组会议,就相关议题谈判推进的方法、路径达成积极共识,明确了下一步工作安排。三方一致同意,在三方共同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已取得共识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贸易和投资自由化水平,纳入高标准规则,打造RCEP+的自贸协定。

日本外务省报道官大菅岳史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中日双方一致认为,不仅是中日双方,所有RCEP的成员方都希望能在2019年底前完成谈判。

“上周,中日韩自贸区的谈判代表举行了新一轮谈判,我们对上周和昨天的谈判中达成的进展表示欢迎。我的理解是,中日韩自贸区中的主体谈判还是与在RCEP框架下的谈判高度相关。”大菅岳史称。

中日韩自贸区谈判是我国参与的经济体量最大、占我外贸比重最高的自贸区谈判之一。2018年11月,习近平主席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提出,要加快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进程。2018年5月在日本举行的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发表联合宣言,重申将进一步加速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力争达成全面、高水平、互惠且具有自身价值的自贸协定。

中日美博弈加深

就在中美高级别磋商取得进展、中日高层频频互访之时,日美也正准备展开双边经贸谈判。

WTO前总干事拉米(Pascal Lamy)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指出,日本和欧盟都在努力做好中美协调。因为军事实力等原因,中美都可以选择单边,但日本和欧盟则别无他法,只能选择多边。

美国传统基金会国际经贸中心主任、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泰瑞·米勒(Terry Miller)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他并不认为中美谈判结果对即将到来的美日谈判有直接影响。他认为,特朗普政府正在使用钢铁关税和汽车关税威胁对其它国家施压。对于日本,这可能是牛肉,希望将关税从37%下调到27%,“所以在国际贸易体系中,所有的事件都以一种彼此协作但独立的方式进行”。

一个关于牛肉的背景是,CPTPP使得日本从区内进口牛肉的关税从原有的38.5%下降至28.5%,但美国对日出口牛肉关税还是维持在38.5%,这让美国非常不满。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美外交消息人士3月19日透露,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于4月下旬访美,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首脑会谈的事宜已在协调之中。预计双方将就最快于4月启动的新贸易谈判进行磋商。

崔凡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说,日本肯定希望通过安倍的访问来推动G20议题,但另一方面,美国对日本在双边贸易方面的诉求是绕不过去的,所以双方不如在安倍访问之前,先启动双边谈判,为元首会面做准备。

过去两年,日本在国际经贸领域动作频频,不仅在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之后,推动剩下的国家促成了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生效,也与欧盟联手,签署生效了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

去年9月26日,美国与日本发表了关于贸易最新联合声明。但随后,去年12月,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发表了美日贸易协定谈判总结和特别目标,引发日本舆论一片哗然。

崔凡认为,日本的观点是,9月与美国共同发表的联合声明,仅是将该谈判定位为“货物贸易协定(TAG)”谈判加上少部分服务贸易早期收获,而且当时日本的出价是,在农林渔业的市场准入方面不超过之前相关协定的水平,比如已经生效的日欧自贸协定,以及CPTPP。事实上,日欧自贸协定中,欧盟对于日本关注的大米要求并不多,还在日本的可承受范围内,但美方随后发表的谈判目标则涵盖农产品的货物贸易以及包括金融电信的服务贸易,已经类似于一个自贸协定(FTA)了,要价非常高,日本国内是很难完全接受的。

多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及业内人士均认为,与钢铁铝产品相比,对于日本而言,美国手中最大的威胁还是以安全为理由对日本输美的汽车加征关税。一方面,美国是日本汽车最大的出口市场;另一方面,虽然日本对进口汽车的关税并不高,但美国因此指责日本的非关税壁垒太高。

汽车也是特朗普政府以安全问题打算采取贸易救济措施的领域。特朗普正在审查(90天内)今年2月18日美国商务部提交的对进口轻型汽车和零部件是否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调查建议。

美国商务部根据《贸易扩张法》第232条进行了调查,这与特朗普去年对钢铁和铝征收关税的条款依据相同。国际汽车制造大国,如日本、韩国还有欧盟等,都在非常焦急地等待特朗普对这份文件的表态。

与此相应的是,虽然包括欧盟、中国、加拿大、瑞士、土耳其等国在内,均因美国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对钢铝产品征税而诉诸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案例。今年1月,中方也因美国以安全为由,对中方输美的钢铁和铝产品采取相关措施,而上诉至WTO。但日本至今并未跟随采取类似行动。

(第一财经记者冯迪凡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编:钱焜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