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百家乐开户 分分11选5官网 5分11选5计划 大发平台玩法 大发时时彩 大发11选5 五分11选5计划 极速快3开户 三分28注册 十分时时彩官网 重庆快3计划 大发奔驰宝马 好运11选5网址 幸运11选5app 时时彩平台开户 五分快三注册 大发PK10手机版 大发红黑大战app 快3彩票平台手机版 超级快3官网 时时彩平台规则 大发平台手机版 十分11选5规则 一分排列3开户 彩神APP玩法 大发排列3手机版 快3复式投注网址 龙虎大战规则 大发11选5官网 快3彩票平台
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公司被“掏空”股东反目,索菱股份深陷困局

第一财经2019-04-12 16:43:52

总金额超过7亿元的资金,以预付款、委托代理进口的名义,付给了注册资金只有几十万元甚至不足万元的供应商

总金额超过7亿元的资金,以预付款、委托代理进口的名义,付给了注册资金只有几十万元甚至不足万元的供应商。收到巨额资金不久,部分供应商竟然很快被注销了——这样的场景,是上市公司索菱股份的现状。

4月10日,深交所发出关注函,对该公司预约的4月29日披露2018年年报事项表示关注。

第一财经记者近日从索菱股份第二大股东中山乐兴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中山乐兴”)处得知,就此局面,近日已向深圳证监局举报索菱股份实际控制人肖行亦利用职务便利,以“非法手段掏空索菱股份”,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职务侵占”。

中山乐兴举报的焦点,指向索菱股份短时间的预付款。根据索菱股份披露,截至2018年9月底,公司向三家企业,以预付款、委托代理进口的方式合计付款达7.2亿元左右。

中山乐兴认为,上述企业是索菱股份实际控制人肖行亦或其亲属实际控制,未向索菱股份提供任何商品或者服务,相关资金属于无偿提供。启信宝信息显示,这些企业注册资金最多的只有100万元,最少的只有8000元,且其中两家已被注销。

索菱股份还在3月份披露,因5亿元保理融资违约,公司及肖行亦等,被法院裁准查封、冻结2.06亿元的财产。不过,这笔融资发生于何时、具体用途等,以及肖行亦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索菱股份至今未按监管要求披露。

4月10日,为核实中山乐兴所述情况,第一财经记者多次拨打肖行亦电话,但其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年报能否如期披露

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在4月10日的关注函中表示,索菱股份预约4月29日披露2018年年报,该所对此表示关注,要求该公司按照有关规定,妥善安排2018 年年报编制、披露,准时披露相关报告。

深交所还在关注函中提醒,应当按照国家法律、法规、本所《股票上市规则》和《中小企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等规定,诚实守信,规范运作,认真和及时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按照现行规定,上市公司应在每个会计年度结束之日起四个月内,完成编制并披露。若不能在规定期限内披露定期报告,应及时向交易所报告,并公告不能披露的原因,解决方案、延期披露的最后期限等。

此前,2月28日索菱股份披露了业绩快报,预计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4.82亿元,净利润为亏损3.58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08% 、351.89%。不过,索菱股份的内审部门对该业绩预报出具了“保留意见”。

年报披露时间临近,此次公司收到这样的监管关注函并不寻常。此前,该公司发生了一系列异常行为,第二大股东中山乐兴已向深圳证监局实名举报公司实际控制人肖行亦,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经过反复调查,3月1日、4日,已经向监管口头汇报了有关情况, 3月11日正式进行了实名举报。”中山乐兴方面原派驻索菱股份人员闵耀功近日对第一财经记者称, 目前监管部门已经受理。

中山乐兴方面在举报材料中称,肖行亦在九个月内,无偿向其或其亲属实际控制的关联企业,累计提供资金6.9亿元人民币,这些关联企业从未向索菱股份提供任何商品或者服务,且至今未将上述预付款返还,严重违背了高级管理人员对上市公司应尽的忠实勤勉义务,损害了索菱股份以及广大中小股民的利益。

最初进入索菱股份,中山乐兴扮演的是援兵角色。2018年8月10日,中山乐兴以9元/股、4.3亿元的总价,受让肖行亦持有的索菱股份4777万股,总股本占比11.33%,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

中山乐兴方面表示,接盘股权后,公司数次对索菱股份、肖行亦施以援手。2018年9月12日、28日,肖行亦分别将持有的5772万股、3750万股,质押给中山乐兴,涉及资金8.2亿元。当年9月,中山乐兴关联方建华建材(中国)有限公司(下称“建华建材”),还向索菱股份提供借款1.9亿元。

上述股份转让前,肖行亦持有索菱股份约1.91亿股,持股比例45.31%,转让后其持股数量、比例分别降至1.43亿股,33.9852%。

然而,仅仅两个来月之后,2018年10月29日,索菱股份董事会表决三季报时,中山乐兴方面派驻索菱股份的董事王刚、雷晶,以 “因信息资料少,尚不能全面了解问题”为由,无法保证财务报告的真实、准确、完整,投了反对票。6天后,王刚、雷晶辞职。

此后,双方的矛盾进一步暴露。2018年11月2日,建华建材向江苏镇江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索菱股份归还1.9亿元借款,及相应利息87.4万元。根据事后公告,建华建材要求提前还款,是因为借给索菱股份的1.9亿元资金,并未按约定用于日常经营开支。

公告还显示,王刚、雷晶对索菱股份三季报投反对票的另一原因,是一家名为深圳市索菱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索菱科技”)的企业,将对公司的应收账款3000万元,转让给一家保理公司,以获得2000万元的保理融资。但索菱股份称,未与索菱科技发生交易。

进入2019年,双方矛盾进一步升级,还发生了“抢夺”公章事件。

中山乐兴在给深圳证监局的一份材料中称, 2月25日早上,其派驻索菱股份的财务副总监闵耀功正常上班时,发现办公室的电脑主机和保险柜被人搬走,不久肖行亦派人要求其移交公章,且告知保险柜、电脑,是肖行亦安排人搬走。

举报材料还称,事发后,闵耀功由于担心个人安危,随即离开了公司。此后,索菱股份多次要求其交出印章。经中山乐兴与肖行亦商量,决定公章仍由其管理公章。但3月7日,索菱股份将闵耀功辞退,中山乐兴派驻的营销、采购等多名管理人员也被辞退。

闵耀功称, 3月11日中山乐兴正式向深圳证监局举报肖行亦和索菱股份后,目前正在等待监管处理。

巨额预付款去向之谜

中山乐兴对肖行亦的举报,重点落在索菱股份突然大量增加的预付款上。

索菱股份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公司预付款金额合计约3.97亿元,相比6月底的7165万元,三个月骤增3.26亿元;其他非流动资产则从6月底的458万元,猛增到9 月底的3.53亿元。

2018年12月回复深交所时,索菱股份称,预付账款与其他非流动资产大幅增加,主要是支付给深圳市隆蕊塑胶电子有限公司(下称“隆蕊塑胶”)、江海区创辉达电子电器厂(下称“创辉达电子”)、中山市古镇锐科塑料五金电器厂(下称“古镇锐科”)三家公司款项增加所致。

索菱股份公告称,公司与隆蕊塑胶、古镇锐科分别签订了金额1.5亿元、2.5亿元的原材料代理采购合同,采购内容为显示屏、IC及板卡等;并与创辉达电子、锐科塑料签订了金额分别为2.4亿元、1.5亿元的委托代理进口合同,采购产品为液晶仪表生产线设备。

披露信息还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索菱股份向古镇锐科、隆蕊塑胶的预付账款分别为2.57亿元、1.15亿元;支付给创辉达电子、古镇锐科而形成的其他非流动资产款项分别为2.17亿元、1.31亿元,以上合计金额7.2亿元左右。

但中山乐兴提供的资料,与索菱股份披露的情况有明显出入,支付对象也不相同。

根据中山乐兴提供的资料,2018年1月2日至8月9日,索菱股份分56次,共计向古镇锐科汇款4.19亿元;2月7日至7月24日,向九江星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九江星原”)累计汇入1.92亿元;3月15日至9月3日,向隆蕊塑胶汇入5826万元;5月至7月,向创辉达电子汇入2144万元。以上合计金额约6.9亿元。

对比索菱股份披露的信息,九江星原并未出现,且汇入古镇科锐的资金,金额远大于公告信息,汇入隆蕊塑胶、创辉达电子的金额,则远低于披露规模。

“钱汇给了谁是一回事,账怎么记又是一回事,账面上记的是谁,不一定等于钱就给了谁。”闵耀功对记者表示,中山乐兴提供的数据,根据是银行流水、汇款单等资料。

除了上述公司,索菱股份全资子公司九江妙士酷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九江妙士酷”),向中安百联(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安百联”)借款事项,也将索菱股份卷入其中。

披露显示,2017年7月,九江妙士酷向中安百联借款7500万元,,期限12 个月,利率 8%,由索菱股份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借款到期、展期后,九江妙士酷均未及时偿还,导致索菱股份银行存款7451万元被法院冻结、划拨。

然而,索菱股份2018年12月披露称,上述保证合同,并未经过该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批,并且没有披露;相关资金收付未在九江妙士酷2017年度账面体现,且收付资金的账户,已在2017年11月29日注销。

被注销的供应商

索菱股份以预付款名义,注入巨额资金的四家公司都是什么样的企业?

据索菱股份披露,隆蕊塑胶成立于2011年11月,注册资本50万元;创辉达电子成立于2012年2月,注册资本仅为0.8万元,企业性质为个体户;古镇锐科成立于2011年7月,企业性质为个人独资企业,注册资金不明,由区焯华100%出资。

索菱股份没有披露九江星原的相关资料。启信宝信息显示,九江星原成立于2017年5月25日,注册资本为100万元,法定代表人张孝东,注册地址为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陆路物流港3栋17号。

索菱股份2018年12月在公告中称,未发现上述三家供应商及其股东和高管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但中山乐兴调查后认为,隆蕊塑胶、古镇锐科、创辉达电子,均与肖行亦存在关联。

中山乐兴方面称,肖行亦之弟、索菱股份股东萧行杰配偶的妹妹邓转带,在深圳鼎峰合优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的持股比例为10.61%,而区焯华持股比例为6.06%,而区焯华是古镇锐科的出资人。此外,邓转带还是创辉达电子的股东。

中山乐兴还援引第三方信息称,隆蕊塑胶2016年、2017年年报的联系电话、邮箱,同索菱科技在工商资料所留信息相同,而索菱科技是肖行亦名下的一人公司;虽然没有资料证实九江星原与肖行亦、索菱股份的直接关联,但该公司2017年年报联系电话,与九江妙士酷2017年年报联系电话相同。

第一财经查询启信宝发现,除了创辉达电子之外,中古镇锐科、隆蕊塑胶、九江星原的工商资料中的联系方式、股东信息,与中山乐兴所述吻合,而创辉达电子的股东中,则未见邓转带。

目前,上述涉及的四家公司中,有两家已经被注销。公开信息显示,创辉达电子、九江星原已分别于2018年10月24日、2018年11月28日被注销。

真假预付款

进行金额达7亿元的采购,索菱股份的预付款用途真实性究竟如何?

根据中山乐兴提供的资料,2019年1月15日,深交所、深圳证监局联合对索菱股份现场检查,要求该公司提供与隆蕊塑胶、古镇锐科、创辉达电子签订的采购、委托代理进口合同、订单,预付款、非流动资产的支付审批单据、银行回单,以及九江妙士酷向中安百联借款,隆蕊塑胶、九江星原等借款的全套资料。

记者获得的一份显示由肖行亦签字的《关于未提供资料的说明》中,索菱股份称,公司无九江妙士酷向中安百联借款的协议原件、为借款的担保协议原件,也没有九江妙士酷向中安百联借款的内部资金审批单据,以及为九江妙士酷向中安百联借款提供担保的内部资金审批单据。

索菱股份还称,公司没有与隆蕊塑胶、锐科塑料、创辉达电子签订的采购订单,相关事项未经内部审议程序,因此没有与这三家公司签订采购协议的内部审批单据和相关决策程序,亦无以预付账款、其他非流动资产形式向隆蕊塑胶、锐科塑料、创辉达电子支付资金的内部审批单据。

原本隐身在后的九江星原卷入进来,但真正的借钱者究竟是谁?

根据索菱股份2018年12月公告,因融资困难,隆蕊塑胶、九江星原向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求助,公司实际控制人以九江妙士酷名义,为上述公司向中安百联借款提供通道。2017年8月1日,中安百联将借款分两笔3500万元、4000万元,打到九江妙士酷指定的中国农业银行德安县支行宝塔分理处账号内。

借款到账后,2018年8月2日、3日,九江妙士酷将资金全部汇出,其中3000万元付给九江星原,3500万元付给隆蕊塑胶。索菱股份在公告中称,因核查范围受限,前述6500万元资金无法核实实际用途。

是否还有隐情

中山乐兴举报内容以及索菱股份业已承认的预付款、委托代理进口涉及的款项,可能并非索菱股份资金往来问题中的全部。

索菱股份3月9日公告称,收到深圳中院执行通知书、财产报告令等涉诉材料,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摩山保理”)申请深圳中院对该公司进行强制执行。原因是索菱股份向摩山保理及其关联公司霍尔果斯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办理了保理业务,融资共计5亿元。

在相关公告中,对于5亿元保理融资的具体发生时间、资金用途、期限、目前状态等,索菱股份均未提及。3月14日披露的诉讼进展公司显示,法院已经裁定查封、冻结或划拨被执行人索菱股份、广东索菱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东索菱”)、肖行亦、叶玉娟的财产,金额以206876712.33元及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申请执行费等实际支出的费用等为限。

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一份产品推介资料显示,这笔融资发生在2017年,具体方式为:摩山保理在贵州场外间机构市场有限公司发行 “2017年收益权转让计划”, 规模不超过2亿元,基础资产为摩山保理自广东索菱取得的对索菱股份的应收账款,金额为2.61亿元。

资料还显示,该产品被备注为“索菱项目”,第一还款来源为索菱股份应于上述应收账款到期的2018年6月29日,或到期之前偿付的款项;第二还款来源为在应收账款到期日,由广东索菱无条件赎回;第三还款来源则为肖行亦夫妻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从上述信息来看,索菱股份涉及的5亿元商业保理纠纷,与上述涉诉情况基本吻合,但金额存在出入。由于索菱股份没有披露,具体情况外界无从得知。

此事披露后,深交所于3月13日发出关注函,要求索菱股份就办理保理业务的原因、融入资金去向及用途、未及时归还的原因、是否履行相应的审批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执行法院裁的进展、对公司财务、经营、偿债能力的影响,并对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诉讼、仲裁,截至目前及未来三个月内,公司债务的逾期情况等核查,并在3月18日前报送说明材料,并对外披露。

截至目前,公司尚未回复深交所4月10日的监管关注函。

而深交所此前3月20日曾向索菱股份发出问询函,要求索菱股份对肖行亦及其关联方,对公司资金占用的情况全面核查,并详细说明是否存在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三个月以内不能恢复正常、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向控股股东或者其关联人提供资金或者违反规定程序对外提供担保且情形严重等情形。不过,索菱股份亦未回复并披露。

上市公司深陷困境

巨额资金以预付款名义大量流出,索菱股份的处境却已陷入艰危。

就在超过7亿元的预付款曝光几个月后,公司就开始大额资产减值计提。索菱股份3月2日披露,2018年公司共计计提资产减值近3.97亿元,其中预付款减值1.67亿元。

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索菱股份货币资金余额为2.44亿元,比年初大幅减少近4.7亿元,同期短期借款5.08亿元,仅此两者之间就存在2.64亿元的缺口。

从上述产品推介材料看,索菱股份与摩山保理进行的5亿元保理融资,早在2018年6月29日就已到期。至公司披露时,已经违约八个多月。

尽管已经计提减值,但在2018年业绩快报中,公司内审部门仍然表示,业绩快报未对九江妙士酷2017年8月向中安百联借款7500万元做追溯调整处理;是否完整披露了对外担保或对外借款存重大疑义;对预付的材料款和设备款(即其他非流动资产)计提的坏账准备是否充足,也存在重大疑义。

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3月26日,索菱股份已经发出部分岗位员工停工通知,称“自去年8月份以来,公司业务受整体经济形势低迷和汽车整体产业链紧缩的不利影响,以及11月份公司账户被冻结的双重打击,生产经营面临严重困难,部分岗位开工不足或已停产”,经董事会批准,对开工不足或已停产的相关岗位停工,首轮停工时间为4月1日至15日。

上述说法得到索菱股份内部人士证实。“就是放一部分假,只放放15天,我们这里(放假的)也有几十号人吧,就是南山总部这里”,该人士对记者表示。

“大环境不好,公司也很难扛,以后看效益怎么样再说吧。”该人士还称,停工岗位是否复工,要看“公司运作的怎么样”,如果效益好的话,还是召集他们回来上班。

目前,索菱股份多个账户已被银行申请冻结。根据3月23日披露,该公司共有35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而2019年2月份以来,该公司董秘、内审负责人等多名管理人员已经辞职。

公开信息显示,肖行亦持有的所有股份股权,自2018年11月份以来,已经14次被轮候冻结,其中9次为全部冻结。

责编:黄向东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