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德賽》:當「尤利西斯」成了「戈多」-南县新闻网

                                                                                          2019年06月28日 7:01 来源:南县新闻网 编辑:大发欢乐生肖app

                                                                                          大发欢乐生肖app

                                                                                          【湖南高考分数线】

                                                                                          以雜耍為主導⊿﹡〇,全劇的喜感在棺材打開后漸入高潮♂。T躺在棺材里「泡澡」♂π,P吹出的泡泡彌散開來∟〇。P鋪開毛巾做起了瑜伽♂,又拿刷子給T梳頭◇,當刷到T的身體時π♂♂,和着音樂?∟﹡,居然找到了拉小提琴的節奏感▽。隨後P也躺進「浴缸」〇π〇,他的腳與T的腳打架⊙〇,變成了水上芭蕾舞動作┊♂,T又把P的小腿當做大提琴來拉∴。還有兩人為父親唱歌時相互噴水表示痛哭∴◇,腳踩氣墊薄膜發出的聲響表示發射火箭……兄弟倆之間這種變戲法式的對抗以及融合⊿,真是讓人忍俊不禁┊π△。

                                                                                          《奧德賽》劇照 歌德學院(中國)提供《奧德賽》劇照歌德學院(中國)提供顏榴我們笑了∴⊙∟,然後感到悲涼對奧德修斯以及他事迹的戲仿∟,貫穿了全劇♂□。兩個兒子憑藉自己是音樂人、魔術師與說唱歌手的職業身份⌒△,展開炫技﹡∴△。兩人頻繁變換角色△☆,多數時候T是英雄∵,P是英雄的敵人或者倒霉蛋↑〇♂。T舉起手碟鼓當盾牌▽□,擺出了奧德修斯格鬥的姿勢——他高舉頭盔﹡π♂,儼然成了得勝的父親⌒,但轉眼之間心臟麻痹﹡┊,似乎成了老弱歸來的奧德修斯∴☆,需要P照顧△△☆。P開始被T用訂書機把兩片葉子釘在了眼睛上△,變成了獨眼巨人△﹡,後來從褲子里拿出一個豬頭像的面具戴上⌒∵,便化身為喝了女巫的魔幻湯后都變成豬的奧德修斯手下⌒⌒♀,之後P又被T做手術⊙,變成了長發飄飄的阿弗洛狄德↑。兩人一直在暗中較量〇〇,各有勝出◇。T用魔術把P變到棺材里▽,又從P的耳朵後面變出紅燈∟,再把紅燈藏在嘴裏〇,吐出一個眼球△◇,讓P驚愕∵⊿⊿。好在P從練柔道摔跤、舉重、比小腿肌肉這些環節勝出↑,他擺出了《擲鐵餅者》和《大衛》的姿勢☆◇◇,從腳底下抽出一根木刺△□∴,又成了《阿喀琉斯的腳後跟》雕像◇。

                                                                                          兩位演員托馬斯·尼豪斯與保羅·施羅德擁有出色的能力☆∴π,他們集口技、魔術、說唱、啞劇表演等於一身↑△☆,結合簡單的道具♂⊿,創造了一個光怪陸離的舞台∟。除了頭盔是特洛伊戰爭時期士兵戴過的樣式相對真實⊙∴┊,其他道具被運用到極致而出人意料△∟。棺材□□,是戰場┊┊,也是浴缸♂,是手術台▽∴♂,也是餐桌♂,最後被鋸開?〇,就成了佈道壇↑〇。手碟鼓是奧德修斯的盾牌∴♂♂,燃燒的香煙是他灼熱的長矛∟♂。大號是盛滿紅酒的酒具⌒↑♀,最後管風琴還是兄弟倆在海底逃生爬上的礁石⌒。

                                                                                          此劇中的兄弟倆性格分明┊,矮個子的哥哥P寬容?﹡◇,高個子弟弟T霸道↑。P在殯儀館的牆上掛了大花圈哀悼父親▽♀△,T一上場就把花圈扔地上∴,換上了父親的畫像♂。P摸出口袋裡的照片□∵,看到比畫像年輕△▽☆,對照后確認了是同一個人⊿,就認了T為親兄弟▽π。接着T把自己脫下的熊皮大衣放到P準備坐的椅子上♀□◇,P只好不情願地坐在椅子邊緣▽。T又誘惑P⊿↑,把自己難吃的麵包換了P好吃的麵包π┊。兄弟倆的對話有些無厘頭∵△♂。T總問P有沒有手槍〇♂⌒,P說沒有♂,但反覆說自己是殺人兇手⊿◇﹡。P問T♂↑,「你現在想吹大號嗎♂♂π?」T總是回答⊿?▽,「不☆,我還是明天再吹吧∴↑。」最後他們由爭鬥達成了共識:「讓我們自殺吧⊙↑。」

                                                                                          後現代戲劇的擬像顏榴♂⊙,中國國家話劇院研究員?∴▽。

                                                                                          從貝克特到近年的德國戲劇構作看《奧德賽》的過程中♀□,我禁不住會拿這部戲與貝克特的《等待戈多》作對位聯想△∵,兩個人物的設置與悲喜劇疊加的因子⊿▽,不時讓我想到那兩個著名的流浪漢戈戈和狄狄☆?。

                                                                                          奇怪的是♀↑⊙,就在這笑聲中⊿,我會忽然感到某種悲涼〇♂π。面對英雄的父親□,兄弟倆初見棺材時∟∟∴,都把手放在上面□∴﹡,似乎得到一種佔有了爸爸的滿足感∵◇。他們為父親唱《嘿﹡,老男人》的歌π△?,止不住痛哭⊿▽,被自己的眼淚淹沒了♂⌒,在海里喊着「爸爸救救我們↑∴!」到了冥府△⊙∟,他們取出內心的孩子對話♂〇。T說他沒有爸爸⊙,P說見過爸爸可是不喜歡他?。P問T:「你會對我好嗎♀⊿↑?你總是對我好♂,因為你是我的朋友⊿∵。」T說:「是的⊙┊♂,我試試▽。但有時候我會犯錯誤♀♂⌒。」

                                                                                          兩個兒子鬧得不可開交∴,但奧德修斯已不在場∴□♂,他們所談的父親與等待戈多的流浪漢言說戈多近乎一樣π☆。貝克特的戲劇比這部戲更加抽象⌒♂,也更哲學化┊▽♂,有意去掉了歷史的內涵與負擔∟▽,戈多是一個符號┊,流浪漢近乎無名者﹡∟□,而《奧德賽》出現的是一個西方文化里最重要的原型人物⊙。如何處置歷史與今天的關係▽♀♂,也就成了導演最核心的問題∴。他的回答是:在這個沒英雄、沒史詩的無聊的世界∵,對任何意義的尋找?□△,基本上都是面對着虛無﹡,這是多麼精準的對當下世界的觀照與對時代境況的觸及♂△↑。

                                                                                          於是在喧鬧的劇情推進到大約一個小時后◇∟,一種來自虛無的荒涼感覺開始在舞台上瀰漫⊙,P和T越是熱鬧∟⊿,越是讓我感覺降溫和發冷∴∴☆。笑聲也變得苦澀♂∟,成了黑色幽默:暴力的「英雄父輩」已經退場↑↑,而活着的是一群胡鬧的「不肖子孫」∵□♂。他們平庸但又不甘寂寞∴◇,表現出來的是小丑似的喧囂∟⊙。於是⊿,笑和悲涼同時來到觀眾的心上〇♀。

                                                                                          推荐阅读:辽宁高考分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