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家頭部券商短融餘額上限「飆升」 緩解非銀資金困局-平定新闻

                                                                2019年06月24日 22:42 来源:平定新闻 编辑:极速时时彩网址

                                                                极速时时彩网址

                                                                【9省上调高温津贴】

                                                                此前幾家頭部券商♀,已相繼公告中國人民銀行通知提高短期融資券的最高待償還餘額?。中信證券、廣發證券、國泰君安、海通證券和華泰證券的短期融資券待償還最高餘額分別提高至469億元、176億元、508億元、397億元和300億元π♀,提升幅度明顯♂♂。

                                                                上述8家頭部券商的待償還短融限額〇?,合計超2700億元↑π。有消息稱△♂?,另有中金公司、申萬宏源等頭部券商也在此次央行同批次調整待償還短融餘額上限的名單之中□∟┊。對此π△,中金公司相關負責人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證實了此消息?♀π。

                                                                趙湘懷認為∴∟,「此次央行提高頭部券商短期融資券餘額上限▽π△,允許大型券商更多地利用短期融資工具補充資金♀,有望通過頭部券商向中小非銀機構傳遞流動性∴〇▽,緩解部分券商的流動性風險♂。中低等級信用債的質押式回購等業務有望恢復正常♂◇☆。

                                                                截至記者發稿∟⌒∴,8家頭部券商獲准提升短期融資債券餘額上限♂□∟,合計超2700億元∟∵,提升幅度明顯π⊙。分析人士認為♀┊∵,央行借券商傳導流動性△,旨在解決短期非銀資金困局π⌒☆。頭部券商系統重要性地位將提升⊿▽∴,券商股行情可期﹡⊿△。

                                                                光大證券非銀分析師趙湘懷亦表示:「包商銀行事件后┊﹡♂,由於中小銀行的流動性緊張傳導至信用債市場∴,包括非銀機構在內的投資者風險偏好降低□⌒。監管層一直致力於放寬信用穩定信心⊙▽,但市場仍在消化衍生信用風險♂┊。」

                                                                「央行流動性傳導是從大銀行到中小銀行┊□♀,中小銀行再傳導到非銀機構﹡。」馬鯤鵬進一步分析⊿□,包商銀行事件之後?♀∵,短期內部分中小行在銀行間市場融資難度有所上升♂◇,同時中小行風險偏好下行〇,對質押品的信用等級要求提升♂⊙∴,最終導致中小行向非銀機構的流動性傳導不通暢﹡,非銀機構持有的中低等級信用債很難做質押式回購融資⊿♂◇,有些中小行甚至對非銀「一刀切」完全不借錢▽,導致部分槓桿比較高、持有較多中低等級信用債的非銀機構出現流動性緊張的問題⌒∟♀。

                                                                民生證券認為⊿,頭部券商通過增加短融規模⊿,能夠一定程度地提升槓桿☆,增加資金利息收入⊙┊。馬鯤鵬認為◇♂,頭部券商系統重要性地位提升∵◇,政策傾斜顯著⌒┊。2018年以來∵,監管層對券商創新業務的資格發放重點向頭部券商傾斜⊙?,無論是場外個股期權一級交易商資格還是跨境業務資格⊿☆,均由頭部券商獲得⌒┊♂,可見頭部券商政策紅利最為顯著;此次央行通過頭部券商緩解非銀機構流動性風險更加突出頭部券商系統重要性地位﹡┊♂,更有助於未來業務集中度提升♀,進而提升估值?。

                                                                4券商股行情發酵在業內人士看來△,央行密集提升頭部券商短期融資餘額上限◇⊙□,也成為助推券商行情發酵的動力之一♂△┊。6月19日-20日↑〇,券商板塊行情啟動△,帶動金融板塊爆發♂⊙,非銀表現強勢◇〇┊,上漲2.46%↑,板塊內九成以上股票上漲⊿∟。僅6月19日當天◇↑∟,就有多隻券商股大漲♂↑↑。

                                                                1頭部券商密集提額6月24日♀〇∵,中信建投、招商證券、中國銀河分別發佈公告稱?◇∟,收到中國人民銀行關於公司短期融資券最高待償還餘額有關事項的通知∵⌒π,公司待償還短融餘額上限分別調至209億元、316億元、368億元♂♀。

                                                                「央行密集為頭部券商批量提高短融餘額〇⌒,此前並不多見▽。」某機構債券分析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簡單來說∟∴,就是大券商通過發短融債補充到資金△∟,可以在資金市場上出借給小券商⊙▽,以此緩解資金問題⌒,幫助券商行業融資∵△,繼續為非銀輸血▽∴↑。」

                                                                6月18日⊿⊙∵,央行與證監會召集6家大行和業內部分頭部券商開會∵,鼓勵大行擴大向大型券商融資☆⌒,支持大型券商擴大向中小非銀機構融資﹡〇△,以維護同業業務的穩定?,安撫市場情緒?,打消部分金融機構顧慮♂。

                                                                2700億元☆!8家頭部券商短融餘額上限「飆升」⊿﹡,緩解非銀資金困局原創: 王媛媛 公私風雲6月24日┊π△,中信建投、招商證券、中國銀河3家券商相繼發佈公告稱♀☆↑,獲准調高待償還短期融資券餘額上限⊿⊙↑,分別提高至209億元、316億元、368億元♀﹡。

                                                                年初至今⊙♀♂,Wind券商指數累計上漲幅度已超過40%﹡。多家券商發佈研報稱☆〇,看好包括券商股在內的非銀板塊投資機會∟。

                                                                2緩解流動性緊張6月初♀∟,央行曾發佈消息稱∟,將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金融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並對中小銀行提供定向流動性支持﹡。

                                                                那麼﹡□△,令諸方關注的非銀流動性緊張問題↑∟,到底是如何產生的□?對此☆♂△,申萬宏源銀行業首席分析師馬鯤鵬認為□,信用分層以及包商銀行事件導致非銀機構流動性緊張△↑∴。

                                                                記者注意到┊π♂,此次央行為多家頭部券商提高短融餘額上限□∴∵,一是提升幅度明顯┊☆⊙,比如2017年12月央行核准的中信證券餘額上限為159億元♂↑♀,現在是469億元π,增加了近兩倍;二是提升時間密集∟π﹡,比如華泰證券的額度從216億元再次升到300億元∴┊,僅時隔3個月?♂⊙。

                                                                中信建投證券表示∟◇﹡,維持牛市看法不變♂∴∴,看好三季度的金秋行情♂,建議投資者加配券商保險等非銀金融板塊□◇。同時〇,安信證券認為♂,A股有望迎來戰略性大機會♂□∴。從結構上看▽⊿,配置重點關注5G、雲計算、券商等?〇∵。廣發證券表示∟♀,券商戰略地位提升☆⊙。主題投資關注全球價值鏈重塑下的三大破局點:科創板產業與個股雙重映射;「新國改」加速;上海自貿區從「量變」到「質變」⊙。

                                                                東莞證券認為♂♀♂,造成本次非銀機構流動性困局的表層原因:一是中小銀行流動性緊張□⊙〇,銀行風險偏好降低;二是結構化發行的資管產品持有單一債券集中度高◇?◇,風險不夠分散;三是部分發債企業信用評級較低▽♀。而深層原因☆┊⊿,則是債券回購質押市場缺乏充當「最後貸款人」或「中央交易對手」角色的機構∵。3頭部券商地位提升頭部券商地位提升短期融資債券具備周期短、成本低、操作靈活等特點☆↑,是券商較為常見的融資方式之一△。據Wind數據統計∴∟,截至6月24日?,券商短期融資券餘額總額為879億元△□﹡,債券數量37隻◇?□。其中⊿⌒π,存續期內短融餘額最高的為國信證券△⊙◇,達到120億元;其次是申萬宏源與中信建投證券♀▽,存續期內短融餘額均為90億元;中信證券存續期內短期融資券為80億元∟□。

                                                                上海某大型券商經紀業務相關負責人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央行點頭提高額度﹡,應是為了緩解非銀機構的流動性困局▽☆。繼前段時間包商銀行事件發生以後∟〇∟,非銀從同業市場借到錢的難度進一步加大◇♀↑。此舉可以幫助公司降低融資成本♂,提高槓桿率〇♂〇。」

                                                                推荐阅读:复联票房超阿凡达